晚来天欲雪

只要我cp换得够快,be就追不上我。

余生可期

余生可期

√架空演艺圈AU(不要在意年龄和外貌的各种bug)
√ABO背景 天O地A
√私设颇多,ooc勿怪
√全员HE

天迹是被叉烧包的香味勾醒的。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双眼里还不甚清明,却本能一般地闻着味道到了厨房。
“好香啊。”天迹打了个哈欠,紫眸染上了些许水光。
“醒了?”地冥仍在灶前忙碌,声音是难得的温柔,“快去洗漱,过来吃早餐。”
天迹清醒了些,看着他的枕边人在灶前忙碌的样子不禁疑惑道:“今天怎么这么早?”

《斩魔录》里他们二人的戏份目前算是告一段落了,下一档戏里他们可能偶尔会客串,在目前尚无其它通告的情况下,这段空白期可以说是难得的假期了。
拍《斩魔录》累得够呛,偏生那人晚上还变着法儿地折腾他,让他不得安睡。是以天迹白天恨不得一整天都窝在床上补觉。
地冥一向是个作息极为规律的人,却耐不住自家伴侣的撒娇攻势,久而久之也就陪着天迹赖床了。

“今天我们要去片场一趟,你忘了吗?”
看着天迹一脸茫然的样子,地冥既无奈又好笑,却还是耐心解释道:
“今天是非常君的退场戏,我们旁观。顺便补拍一份彩蛋。”
“快去洗漱然后过来吃饭。”地冥拉过他的手,俯身去亲吻他的指尖。
天迹瞬间红了脸,他抽出自己的手,小声道:“肉麻。”
地冥看着天迹红透了的耳垂突然心情大好。

是的。
天迹和地冥在戏外是一对儿。
日常虐狗的那种。
众人对他俩这看起来性格不合甚至根本不可能相容的两个人凑了一对儿还日常虐狗表示十分的不解。
天迹哼哼道,有什么不解的。
就是他有一次捡到了浑身是伤的地冥然后带回家里照顾,照顾着照顾着就照顾出感情来了呗,然后……然后情不自禁就滚上床被标记了呗。
天迹说完之后继续靠在地冥怀里啃鸡腿,丝毫不在意某人身上被他蹭得全都是油。
众人看着一向有洁癖的地冥面不改色甚至还替天迹抹去嘴边的油渍又是一阵沉默。
mmp,又被喂了一嘴狗粮。

良久,还是君奉天先开口说话:“总之,你开心就好。还有,记得以后要叫我大哥。”
天迹:“………”
天迹:“!!!”
“我没告诉你吗,这就是我在国外留学的弟弟,君十七。”君奉天面不改色。
天迹:“………”
是的,你没有。
玉箫看着自家大哥哭着一张脸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地冥却是睨了君奉天一眼,又颇有深意地看了看笑得幸灾乐祸的天迹的亲妹子玉箫,而后在天迹耳边低语着什么,逗得天迹又露出笑颜。
不知为何,君奉天感到背后一阵恶寒。
错觉,一定是错觉。

天迹和地冥赶到片场的时候正巧在拍非常君自盖天灵盖那一幕,天迹忍不住啧啧道:“没想到一向温和无害的吃瓜君才是幕后黑手,这可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地冥冷哼一声:“还好意思说呢,我才退场没几天,你就也被搞死了。”
“喂喂喂!这明明是剧本的问题好嘛!”天迹抗议道。
地冥叹了一口气,将人揽到自己怀里:“傻天迹。”

刚刚下戏的非常君:“………”
非常君心很累,
非常君想静静。

静静是他养的一条狗。

拍彩蛋的时候剧组欢乐得不行,除了法儒崩塌得不要不要的人设,就数天地法暴打非常君这场最欢快了。

什么?
真打?
呵。
玄黄三乘的塑料姐妹花情谊怎么可能下这么重的手呢?
天迹一脸严肃。
地冥赞同地点了点头,按在非常君肩头的手顺便加大了力道。
非常君依旧微笑。

今天的玄黄三乘感情也很深厚呢。

收工之后天迹跟着其他人一起闹腾,为了保持他的高冷人设,地冥虽是闲坐在一边品尝红酒,目光却是从未离开过那道蓝白色人影。

好不容易摆脱的非常君也在他一旁坐下,“有天迹这么个伴侣,辛苦了。”

地冥低笑一声:“无妨。”

有他,余生可期。



好像是去年写的了
存了好久发出来的时候做了点小改动
算是新年贺文吧。

诸君,我有个建议,以后看到某些人披着皮来这里骂人黑人不用跟他们废话直接举报,不给自己找气受。

旸月段子


吃冷cp的痛苦,日常挨饿等不到粮。
就一个小小的脑洞……
这里的小月当然是长大后依旧美美哒的小月
就是小月不小心伤到了脚然后旸神把她背了回去

“旸神,”蝶小月忽然叫道

“嗯?”逆神旸应道,步子却是半点也没慢下来

“其实当年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记不得也没关系。”逆神旸脚步顿了一下,随后说道,“只要是你,怎样都好。”

蝶小月唇角微勾,在他脸颊亲了一下。
“原来旸神也会说情话。”

“别闹。”逆神旸沉声道。

蝶小月可没错过旸神那微红的耳垂,不由心情大好。

是什么时候感情变了质?
少女懵懂的心思,情窦初开的娇羞。

答案,
从始至终,不过只是三个字。
逆神旸。